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流云在

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日志

 
 

落叶无迹

2006-10-22 10:38:24|  分类: 芦苇思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落叶无迹

 

这是一所八十年代的乡村中学。

校舍朴素、简陋。两间矮小寒酸的教师宿舍,害羞似的躲在一处角落里。两排青石砌成的灰瓦房,便是教室。室前简易的花坛里,每年除枯寂的冬季之外,都生长着些生性泼辣的花草,诸如步步高、粉豆花、鸡冠花之类。几缕淡淡的色彩与芬芳,点缀着校园,也点染着少年们飘忽的梦境,

校园南面是一大片空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操场,但这里并没有留下学生们课间操及体育课的欢快身影,这所普通乡村中学课程设置是很不完善的。没有体育课,没有音乐课,也没有美术课,这些浑身散发着泥土气息的少男少女们,似乎无须艺术的熏陶,不搀杂质,自然天成。

全校师生大约有三百来人,学生来自附近几个村子。狭小的生活圈子,仅有的一点点课本知识,使得这帮少男少女单纯透明如清晨草叶上的露珠。胡青青便是其中一员。她白白净净的圆脸,一双清澈的眸子,总是一副文文静静的样子。胡青青没有考入重点中学,这是她意料之中的,数学对于她一直是个谜团。初来这所普通中学,她有些羞惭,渐渐的,她发现她并没有受冷落,老师们都很关注她,让她担任课代表,课上也常常让她回答问题,这对于她来说已足够了。

整个初中一年级的生活,胡青青和班里大多数学生一样,每天按部就班地上学、放学、吃饭、睡觉,简单而自然。在胡青青的脑海里,未来与梦想也是一个谜团,是遥远而陌生的,不知该如何企及。班里稀有的几个读书用功的,胡青青和大多同学一样,不知道他们的努力真正意味着什么。此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也!

一个学期在懵懵懂懂中悄然而逝,似一缕清风拂过脸颊,无声无息,没有留下半点可待追忆的痕迹。

四季轮回,从不会为谁驻足。

当胡青青背着书包,再次踏上校园后面那条小路时,枯黄的杨树叶早已飘落了薄薄的一层,秋天以它特有的色彩与味道悄然走近了人们身边。

新学期开始了。生活又开始了周而复始地重复。开学不久,班主任领来几个年岁稍大点的插班生,并把一个矮墩墩、胖乎乎、浓眉大眼的男生安排做了胡青青的同桌。这位男生名字叫赵泽,性格内向,沉默寡言,大有“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之势。

    赵泽在学习上表现果真非常出色,那些在胡青青看来永远迷糊不解的数理化练习题,他却思路清晰,多是轻松自如就解决掉了。有了这样一个同桌,胡青青暗自高兴,做课堂作业再也不用发愁了。不会的,装模作样地请同桌讲一讲,似懂非懂地抄在作业本上了事。赵泽每次给胡青青讲解习题都是极具耐心的,只可惜胡青青对于学习太心不在焉了。

胡青青周围的几个女生同她一般,不知用功学习,每天嘻嘻哈哈,经常搞些恶作剧。班内有一位男生患有鼻炎,天天拖着个长鼻涕,不知被这些女生笑过多少。赵泽身材矮胖,走路一摇三摆,有些女人相,每次到黑板前演算习题,胡青青几位女生总是窃笑不止,弄得带课老师莫名其妙。“为什么不用功一些呢?”赵泽每次地劝说,换来的只不过是胡青青茫然不解的眼神。她太单纯了,根本不知学习的真正意义何在,每日只是机械地应付功课,没有任何努力的动力。

生活平淡而自然地继续着。不知不觉中,校园背后的两排婷婷的白杨已被秋风的小手掳光了叶片,光秃秃的枝桠无言地凝视着一角天空。冬天却不甘寂寞,飘舞着洁白的雪花翩然而至。

一个飘雪的早晨,胡青青如往常一样坐在座位上,透过教室的木格窗子,望着窗外飞舞的雪花发呆。同桌赵泽却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下了很大勇气似的,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小的日记本,淡蓝的皮面,梦样的色彩。

“想……想看吗?”他神秘兮兮地问胡青青。

胡青青接过翻看,不由目瞪口呆,几乎每一页都记着她每天的一言一行,她的样子……顷刻间,胡青青倏然感觉原本自然清新的空气因惶惑不安而凝固了。十四岁的情感世界是幼稚、敏感而脆弱的。胡青青不能再跟赵泽坐在一起了,那样只能让她不舒服,她甚至觉得,那样——不纯洁,仅仅因为一本日记,因为同桌写了她。

几天以后,胡青青以眼睛近视为由请求班主任给她调了座位。自此,她再也没有跟赵泽搭过话,没有正视过他的目光。赵泽也比以前更加沉默了,一副做了错事茫然无措的样子。

    那个冬日,天空灰灰的,胡青青的心情也灰灰的,太阳一直躲在厚厚的云层里,静默里透着暗淡的光。

第二年春天,胡青青转学到另一所中学。

 

一个人成长过程的转变,有时真的很奇怪。说不清为什么,胡青青渐渐变得喜欢深思了,她知道用功读书了,甚至不顾一切。

暑假里,胡青青重返那所村中学找昔日几位要好的女生玩耍,恰巧赵泽正在墙角读书,他们行同陌路。

黄昏时分,胡青青离开校园,再次踏上那条熟悉的小路,路边的杨树枝叶繁茂,浓荫满地。一阵悠悠的笛声随着夏日的风,飘荡在胡青青的耳畔,是一曲佚名的《又见炊烟》,以前课间学校的喇叭里经常播放这首歌: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又见炊烟升起,勾起我回忆,愿你变做彩霞,飞到我梦里……”。

胡青青听出来了,那笛声是赵泽的,他是吹给她听的。半年里,赵泽竟然学会了吹笛子,是为了等待她来听吗?笛声悠悠,思绪飘渺……

那年的元旦,她平生第一次收到了贺卡,是赵泽的。一个和尚敲着木鱼念经的画面,给胡青青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胡青青没有回复,似乎有了来往,就会破坏一种纯净的心境。

    初中毕业后,胡青青考上了一所师范学校,开始了一种新的学习生活。没想到开学不久就收到了赵泽的信,尽管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没有联系,赵泽却一直关注着胡青青。从赵泽的信中她了解到,赵泽考上了全县最好的一所高中,学习成绩也不错。他们开始互相通信,在信中相互交流彼此的生活感悟以及学习情况。一个星期日,胡青青照常收到了赵泽的信,这一次,洁白的信纸上只工工整整地写着一首小诗,一首字里行间倾诉着对她思恋的小诗。

“我们现在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把握,何必过早背上太重的负担?”胡青青在回信中委婉地写道。

生命中有很多际遇是不完美的,也许正因为如此,世间才残留了许多纯洁无暇的片断可供追忆。那次通信成了他们最后的一次联系。

师范毕业 以后,胡青青从昔日的同学那里得知,读高三那年,不知何故,赵泽的情绪忽然一落千丈,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最后高考落榜。大家都为他感到惋惜,家中又无钱供他复读,他便只好到外地打工去了。胡青青听后,怅然若失好长一段时间。如果当初给他哪怕一点点鼓励……一个人成长的岁月里,是不是都会无意中犯下一些无法弥补的错误。

一个秋日的黄昏,又在那所校园后面那条飘满落叶的小路上,胡青青与赵泽偶遇一次,淡淡地打招呼。几年前的经历仿佛已是一个古老的故事。

“一条路,落叶无迹/走过我/也走过你/我想问你的足迹/山无言/水无语/走过春天/走过四季/走过我自己……。”

多年以后,每当胡青青耳畔响起这首略含感伤的歌曲时,就会忆起那个夏日的黄昏,那悠悠的笛声。那条落叶无迹的小路,一直伸向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