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流云在

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日志

 
 

读《泣血红楼——曹雪芹传》  

2014-07-25 16:25:30|  分类: 书颜如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泣血红楼——曹雪芹传》 - 水流云在 - 水流云在
       从层层书架中偶遇它,有“一见钟情”之感。它的作者周汝昌是红学界的巨擘,文史专家何西来推荐“本传不仅是作者一生红学和“曹学”研究的集大成之作,其考证精审,文字斐然可观。”《红楼梦》是一部绝世奇书,我前后读有三遍,自知离通透十万八千里。怎样的文学奇葩方能著出此等奇书,又是巨大的好奇心促使我翻阅这本《曹雪芹传》,随同周汝昌的文字指引走进这位伟大的文豪的身世生平轨迹。因雪芹生平与清史上的三个皇帝康熙、雍正、乾隆的兴盛衰落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又周汝昌先生著书治学的严谨,此传记的学术性极强,考证居多,以我肤浅的文化储备,读此书显得捉襟见肘,只能挑选与雪芹息息相关的篇章阅读、摘记。
       由第一章《诗礼簪缨》可知,曹氏这一支系的来历不同凡响,可参阅一晦涩典故“惠穆流徽”,作者附说:雪芹真正祖系,为武惠、武穆之后,由南昌北上而至京东。雪芹上世由河北丰润出关落籍铁岭,落难归旗,成为亦仆亦官的包衣下贱,反得荣贵,皆因雪芹曾祖母孙夫人身为康熙帝幼年保母。雪芹曾祖父曹玺于康熙年间连任江南织造二十年之久,并延及其子孙三代四人,首尾跨时几近六十载,此为清制上一大创例。雪芹驾驶的特殊传承,文武兼擅,异样人才,对当时的国事民生很有贡献。雪芹祖父曹寅一代奇才高士,幼小有“圣童”美誉,是康熙从小的亲密伴当,在诗词曲三者皆有建树。
       雪芹降生,时为雍正二年,岁次甲辰(1724)润四月二十六日,父亲是曹頫——曹寅的侄儿、过继嗣子。雪芹字霑,取自《诗经.小雅.信南山》上的好句:“……益之以霢霖,既优既渥,既霑既足,生我百谷。”他生得面如秋月,神采夺人,一股灵秀之气袭襟铺面,吐言致礼,让亲朋宾客为之倾倒,称道远扬,却另有一种顽劣淘气的脾性。雍正夺位后,雪芹的舅祖父李煦下了“诏狱”,其父曹頫此际如鱼游沸釜,惶惧万状,小霑哥儿,就生长在这个家势之中。雍四、雍五两年,雪芹的姑丈平郡王讷尔苏获罪,旋即雪芹的祖姑丈傅鼎获罪,傅鼎字年少时与胤禛关系特密,曾任兵部右侍郎。此时之曹家,已然一无所有,从此离别了南京城,曹家眷属,老少主妇两代三人监押北上,“天恩”给一住处“蒜市口”的十七间房。
       雪芹聪慧出奇,已然五岁,先由家人中一个年纪最大的“识字”者暂代“家塾”,教他读些童蒙的“教材”,霑哥儿最喜欢的是《千家诗》。雍正九年,霑哥儿的祖姑丈傅鼎回京复职,该年,雪芹进大表兄福彭的平郡王府,拜见了他真正的启蒙老师方先生,人们皆称问亭先生。雍正暴亡,乾隆嗣位后,福彭聘请谢御史到府里教导世子,谢御史是一位罕见的奇士,霑哥儿有幸从谢先生受业,学识品德,俱受甚深影响与教益。雪芹十三岁入咸安宫上学不喜八股文章,只一味钻研“杂学”,并由《红楼梦》人物“画论”推测,雪芹自幼受过宫廷名匠与供奉大师们的严格教授、训练,特以工笔人物及园林景、花鸟惊动当时同世之人,曾因常到戏园听曲看戏、学歌习武、粉墨登场一度被禁三年之久。空房禁锢的苦况中,精神无所寓注,乃萌生作书之想。在空屋中,与其说雪芹是“遂成此书”,不如说他是“遂成此画”,就是“十二钗”。雪芹始创“十二钗图”,不久即流传于富贵之家。后来两江总督、大学士尹继善,有诗题傅恒,就有“十二钗只画图”之句,可知乾隆盛时贵家已有悬挂十二钗图的风习了。雪芹在幽室中,神往四周,神驰万象,千古一人,浑身是胆——挺身而出,一百分地肯定、赞美了“正邪两赋”的人才——而又特取女儿为代表,倾心矢志,为之写照,为之传神,为之悲喜,为之歌哭——此意方是一部《石头记》的根本宗旨精神。
       乾隆五年,内务府曹家的人,到底又因与己无干的“罪状”而落入刑网,惨遭严治,家破人亡。雪芹撰作《石头记》,自言“离合悲欢,兴衰际遇”“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故鲁迅先生亦特标其“正因写实,转成新鲜”。乾隆六年,雪芹年当十八岁,是年,实为他一生命运大转折之又一关键岁月。从事势推看,雪芹在内务府初任笔帖式,是清代特有的一个官职名称。雪芹的婚配,更无记载。只有一种传说以为其岳家姓陈,住于西城旧刑步街。未知确否。雪芹在内务府为笔帖式只有年余,就因故离职,大约是因他的性情“乖僻”,行止骇俗,为世不容。自此雪芹沦流离播迁之生活,流落北城的重要地点即是今日“恭王府”。雪芹的贫况苦情,迥异于一般,但他的世境愈窘,却诗境愈浓,扑人眉宇。
       石头一物,对雪芹发生了三层意义:一、爷爷诗中的“娲炼”遗材,被弃荒山;二、陈鹏年诗中的“生公”被挤抑,无处讲演佛理,到虎丘山对一群石头开堂说法,竟使石头也为之点首领悟!三、就是受到诬谤陷害而不屈不畏的“顽”性。此三者,在他的书稿中都得到了抒写寄意。
       雪芹初至香山下,厌新建大营一带气味,自己逐步寻向杏子口、门头村——一度栖憩于中峰万安山附近,然后更转向西行,看中了翠微山的风光,在谢草池边“庐结西郊别样幽”,是一处人迹罕到的幽居陋室。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满族作家老舍,在万安山村中住过,曾作诗于《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有一小注云:村民传说,曹雪芹曾在法海寺出家。此说应有来由,而万安山法海寺的地理位置,又与推考雪芹行迹颇为相合。“情僧”在山寺秋灯之下,走笔写书。雪芹写书的景况,也是随其生活经历的不同阶段而又有不同形式:“被钥空房”而写书时,寄食亲友家,栖身卧佛萧寺时,在富儿家西席时,到郊西山村时,在万安山当了“情僧”时,以致来到谢草池边时……这就已是六个时期,实际也许比这还要曲折变化得多。雪芹身在法海寺,形如“出家离世”,反而倒是他写作中最好的环境条件了。约略计之,七十五回以后的书,似属托迹万安山——谢草池这段时间的笔墨。
       传世《石头记》旧抄,“甲戌本”卷首曾言“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之语,其书已正式题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脂砚,极可能即是曾在苏州多年,与曹家为至亲的李煦家的一个流离失所、所遇悲惨之女——在书中则化名为“史湘云”者。在现存的十余条文字记载中,有一点是众家一致的:雪芹已佚原著中,结尾是宝玉、湘云经历难言的苦难,至沦为乞丐——湘云也做过女奴佣妇,最后终得重逢,结为劫后夫妻。此殆即现实中雪芹与脂砚的悲欢离合的一种艺术写照。稔知雪芹曾贫居崇文门外卧佛寺的齐白石老人,也早闻传述:雪芹后来与一李姓表妹终成眷属。芹、脂二人的真身份与真关系至此已是令人晓然于心,宛然在目了。二人历尽了天翻地覆的巨变,尝遍了人间世路的险恶,不期复得聚合余生,相依为命,在炎凉中觅求自己的精神创造。这炎凉,恐怕不仅仅是贫富盛衰荣辱而生的一层世间常态,还有更为严峻的官府之欺凌迫害,以及世俗庸人的诬谤中伤。芹、脂实是在无畏中寻生为活。
       乾隆癸未年的大痘灾,雪芹爱子染上痘疹而殇,雪芹悲痛难以自持,乾隆二十八年癸未的除夕,雪芹在极其凄凉悲惨的情境下离开了人世。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