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流云在

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日志

 
 

那海 那山 那情  

2016-07-14 22:14:28|  分类: 碎月风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海 那山 那情 - 水流云在 - 水流云在

那海 那山 那情 - 水流云在 - 水流云在

那海 那山 那情 - 水流云在 - 水流云在

那海 那山 那情 - 水流云在 - 水流云在
 
 
 
 
      通过微信群,很快联系到两位师范同学,梅和美。她俩不约而同发出了同样的邀请:到海边玩,吃海鲜。
       再跟娟联系此事,一拍即合。
       说走就走。娟、我,带上各自的宝贝女儿。
       乘公共汽车到达汾水,不过两个小时多一点。时间,竟把这么近的距离,阻隔成十年那么远。
       手机联系梅的住处,公交车一会儿便把我们送到那儿。刚下车,听到梅激动地喊我们。
       与十年前的那次聚会相比,梅变得时尚很多,玫红色的打底裤,鲜艳的花上衣露着浑圆的肩头,被烫染的短发红白相间,美丽的眼睛闪动着热情。
       梅邀请到她家。我与娟有些迟疑,怕太多打扰,原本今晚住海边的小渔村。梅不容分拒绝。得知她现在单身一人带着女儿生活,我们减少了顾虑,赶紧在梅小区附近超市给孩子买些礼物。
       梅的家收拾得非常漂亮,碎花窗帘,银灰色沙发,精致的小摆设,显示出女主人品味不俗。几盆绿植长势茂盛,足见梅的生活状态是阳光向上的。
       三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坐在一起,聊二十五年前的学生时光,那些留在记忆里的人与事。聊家庭、父母、孩子、工作……
       我的女儿不解,认为我们同学不过三载,我是不是犯了情浅言深的毛病。
       这份情感女儿还不能懂。——只因在最美好最纯真的年代,我们相遇。
       傍晚时分,我们带着孩子打车来到海边。女儿们在沙滩上捡贝壳、玩耍,我们坐在石阶上,面朝着大海,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趁夜幕还未拉开,让女儿帮我们拍照,以苍茫的大海为背景。几位妈妈都提醒镜头拉远一点,让满脸岁月划过的痕迹能模糊一些。
       海边的几家烧烤依次亮起了灯盏,生意渐渐兴隆起来。梅请我们吃烧烤,烤鱿鱼、鱼豆腐、蟹棒、龙虾、鸡翅……在海边,十年小聚,虽无酒,这顿晚餐却吃得别有风味。
       小渔村早已成为历史,一桩桩居民区拔地而起。再打车回梅家住宿。三人躺在一张大床上,一直聊到夜深,方酣然入梦。
       第二天早晨,梅给我们买来一桌子早餐,油条、水豆腐、豆卷、咸蛋、小米粥。用来蘸豆腐的酱水非常鲜美,吃毕,唇齿间余留鲜虾蟹酱的味道。
       早饭过后,联系美。美家住临港,恰巧搭一同事的车过来。听说快到了,我和梅赶紧下楼迎接。
       美看上去很精神,一身黑色的衣裙,好像比上学时苗条了好多。脸上少有皱纹,肤色光亮。看来,这些年,她的小日子过得挺和顺。
       又是一阵追忆过往,畅谈眼下。说到职称,梅和美都评上了副高,处于遥遥无期的待聘中。我和娟只有自嘲的份了。梅带一年级数学,讲到她班里只有十三个小孩,真是羡煞了我们。她说她们这边小班化控制得很严格。而我们县城的几所小学,有的班额达到七八十人,带来很多的弊端。
       天空落了一阵太阳雨,乌云半遮住太阳,适合带孩子们到海边玩。梅带着大家来到一处岩石丛生的地方。海水正涨潮,把各种卵石、贝壳、小螃蟹推向海岸。女儿们寻找她们的宝贝,梅、美、娟和我站在浅水处闲聊。已毕业二十五年,十五年时匆匆聚过一次,再次小聚,有太多的谈资。
       海水不停地冲刷着黛青色的岩石,巨大的岩石历经无数次海浪的击打,早已褪去棱角,变得无比圆滑,只有少数几块,翘首仰望状,依旧犬牙差互。
       接近正午,生打来电话。生是梅单位的校长,也是我们的同班。梅把我们来玩的事告诉了他。
       生很快开车过来,还是师范时那副黑黑瘦瘦的样子。说也奇怪,上学时交流不多,多年后见面却没有丝毫的陌生感。
       海潮渐渐涨高,淹没了大片的岩石,女儿们玩兴阑珊。
       生躲开我们,打了几通电话。他神秘兮兮地对我们道:“给你们一个惊喜,猜猜谁会来?”
       来者是临港的玲和强!有了他们的加入,气氛热闹起来。
       生把午餐安排在一家海鲜店,边吃边聊。有了酒与男生的掺和,聊天的话题完全跑偏,主题就是每一杯酒怎么喝,喝多少,祝愿祝福感谢常来常往。生和玲喝酒上脸,俩人脖子脸红彤彤一片。
       我和娟计划下午乘公共汽车赶回去,女儿们更是归心似箭。临港的两位同学极力挽留,执意我们务必去他们那儿看看风景。强电话里便把临港的晚餐订好,还告诉我们,他会安排司机把我们送回家。老同学的一片盛情,还好意思拒绝吗?
       临港真是一个美不胜收的好地方。层层叠叠的梯田果树,青山碧水,满目绿色,空气清新。这儿,不仅风光宜人,还有深厚的人文历史底蕴。因时光短促,我们只是匆匆一瞥,来不及走入这片神奇土地的深处。
       一肚子的海鲜还未消化掉,面前又是一大桌子山珍海味。幸亏岚山的生、涛和梅一块过来,否则我和娟真真承受不起这份款待。
       在临港区上班的坤也赶了过来,坤师范时年龄和个子在我们班都是最小。眼前的他个没见长,倒明显发福了。
       又是几个小时的推杯换盏祝福祝愿感谢常来常往云云。
       夕阳余晖中,老同学们依依惜别。再见,不知何时,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