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流云在

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日志

 
 

《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摘录  

2017-01-02 20:51:09|  分类: 书颜如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摘录 - 水流云在 - 水流云在
 
1.在陈寅恪五十九年不安的人生中,岭南大学这段校园生活,成为陈寅恪后半生为数不多的一段有些亮色,泛起快乐波澜的岁月。岭南大学的校风以及有些游离于现实政治的环境很适合陈寅恪,而陈序经也是他一生中碰到的为数极少的知音式领导。命运的机缘在这位大半生凄苦的大师迈入第六十个人生的年头,似乎开始展现它的宽容。陈寅恪有点像生活在美丽的桃花源里。
2.陈寅恪一生学贯中西,能运用十数种语言文字从事文史研究,这种学识与眼界,表明陈寅恪在二十世纪中叶已站在一个旁人难以企及的学术境界,实惟世纪难遇的一个奇才。
3.最能沟通“二陈”精神世界的,恐怕莫过于灵魂深处已深深根植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意识。今天,人们终于可以发问,无论是昨天、今天还是未来,中国社会是否需要或者能否容下这一类纯粹的学人?
4.陈寅恪与冼玉清的交往,在陈寅恪的晚年,已超出了一般新知旧雨的友情,具有一种固有文化并不因时代而迷失的相互寻觅、互为鼓励的精神。在巨变的社会里,其志节因得以固守带来对生存的肯定,从而引起交往双方精神上的愉悦。这一点,对晚年陈寅恪很重要。
5.陈寅恪治学的博大精深,论述的缜密与旁征博引,吸引了校内一批教授去听课,出现了教师多于学生的现象。中国高等学府中公认的绝无仅有的对陈寅恪的一个称呼——“教授之教授”,五十年代再次在康园流传,其意为陈寅恪是教授中的教授。此称呼三十年代在清华园被传颂。
6.一见之下,陈寅恪马上要求黄萱到他身边工作。这位在陈寅恪身边工作时间最长的女性,陈寅恪从未能一睹她的真容,但在这个秋日的上午,陈寅恪没有犹豫就断定她是自己最合适的合作人选。这是一种具有某类历史意味的气质相吸引。
7.精神的愉快使身体的劳累变得次要;而拥有共鸣,则令人文思泉涌。以陈、黄等人之力,用十三年时间完成将近一百万字的著述,该是何等惊人的业绩!六万多字的《论再生缘》前后只用了半年时间便完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8.“暮齿无成”,既可视作陈寅恪淡薄功名的写照,但更是陈寅恪雄心未泯的心曲。往更深一层,则是陈寅恪欲剑更辉煌的历史名山,快慰人生的生命躁动与勃发。这也是陈寅恪历史理性最核心的所在。这样就产生了一个不易索解的问题:陈寅恪心中的“有成”是什么?
9.以陈寅恪的学术地位和对中国文化的贡献,他应当有资格拥有最好的条件去做研究,其成果应当引起全社会的注目。但陈寅恪无缘得到这些,他走着一条孤寂的路。只有一个空灵的声音在历史幽深与漆黑的长空中永恒地回荡:古来圣贤皆寂寞!陈寅恪不一定是圣贤,但陈寅恪真的很寂寞!
10.1953年,这时陈寅恪的世界在岭南已重新构建完毕,生命意识在这重构的世界里再度勃发。历史出现了它永远不忍看的时代与个体生命不可调和的撞击与冲突。这种冲突在历史的星空中留下了多少悲歌与千古绝唱。
11.“为学术争自由”,六十三岁的陈寅恪说出这句话时,在那一刻拥有中国传统历史学家某种秉笔直书的壮烈情怀。
12.汪篯在追述陈寅恪思想源流,写下“他认为每当社会风气递嬗变革之际,士之沉浮即大受影响其巧者奸者往往能投机取巧,致身通显。其拙者贤者,则往往固守气节,沉沦不遇。”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