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流云在

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日志

 
 

又到栀子花开的季节  

2018-06-23 18:02:45|  分类: 杏坛寻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栀子花开的季节 - 水流云在 - 水流云在
        又到栀子花开的季节,又值学子们纷纷告别的季节。
       中考一结束,好多学生回小学看望老师,他们都会直接找班主任。皓却直接找到我,我有点小惊讶。这届学生小学毕业三年了,关于他们的记忆已变得有点模糊。因为那几年我带六个班的科学课,每班一周只上两节课,只能叫出一部分学生的名字。
       皓已长成一个帅气的少年,近一米八的个头,他坐在我身边,好像还是小学时那个乖乖的小男孩。我跟他聊起学习的事,得知他不仅文化课成绩很优秀,钢琴还过了十级,既勤奋又有志向。我们聊起今年高考的语文卷,作文,告诉他趁着暑假多读几本必读书,提前预习功课,做好与高中课程的衔接。
       皓来母校还给学弟学妹们带来两份小礼物:两本图书,一本《枫林渡》,一本《爱的教育》;七支崭新的钢笔。皓小小的回馈令我十分感动。
       整个下午,皓就像我的“小尾巴”,陪我改作业,聊天,最后还跟三年级的学弟学妹们一起听了我一节课。学弟学妹把皓当成明星,纷纷拿课本笔记本让他签名,那叫一个天真、热闹。
       三年后皓考大学,也正是这届孩子小学毕业的时候。一茬又一茬的学生,就像六月的栀子花,一年又一年的芬芳着我们的校园。
       皓走后,他的小学班主任龚老师疑惑地问:“皓怎么那么亲近你,我这班主任反而遭冷落了。”又开玩笑地说,“我没吃醋啊,可能因为我当班主任对他们管得太严了。”
       于是,我跟她讲起三年前我和皓之间的故事……(后面附2015年6月28日我写的一则有关皓的教育故事《栀子花开呀开》)
栀子花开呀开
       毕业典礼后,六年级的孩子们依依惜别他们的小学校园。

       第二天上午,不用再上课,坐在图书室里翻看一本杂志。

       办公室李老师打来电话:“小刘,你的学生来找你,还给你送来礼物呢。”

       是谁呢?毕业了,再来送礼物?我一时感到惊讶,告诉李老师:“让他到图书室找我吧。”

       原来是皓!六班一个白白净净、性格有些内向的男孩。皓抱着一个长方形的纸盒,送我。纸盒里面装着着一份很童趣的小礼物:小小的木制的推车,小小的一棵绿树,熊妈妈推着可爱的熊宝宝。

       我感动不已,拥着皓稚嫩的肩膀,一个劲儿道:“送什么礼物呢得花钱的老师也来不及为你准备礼物中学到哪儿上有空常来母校玩儿……”

       又想起昨天下午毕业典礼后,皓和他的好朋友宇,一块儿来到办公室给送我一盒“好养道”,羞涩地跑开了。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师生之间亦如此。

       皓在校本课程的葫芦丝班,我做这个班的助教。皓葫芦丝吹得好,我奖励他一张优秀学员的奖状。宇在我的科学课上,小制作做得精致,评了学校的一等奖。

       老师给了理当给他们的奖励,两个孩子竟这样懂得感恩!小小的礼物,传递着纯纯的师生情,恰如盛夏空气中飘着的淡淡的栀子花香。

       有一位毕业班的班主任恼恼地说:“这伙学生对老师一点感情都没有。”——问题出在哪儿呢?

       另一位班主任收到学生的一封信,信上写道: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学生。——这是对老师最高的褒奖。

       只因老师一次小小的奖励,竟让一个孩子感怀至今,也再次唤起我对师生关系的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